Selina离婚为什幺要为自己「专注于工作」、「没有成为一个

演艺圈金童玉女童话般的婚姻故事,常带给人无限想像,但是想像愈美,童话破灭的时候带来的震撼也愈大。任家萱(Selina)与夫婿张承中在脸书上宣布离婚的消息,就是这样一个事情。其实,这一点也不需要意外呀!

台湾的离婚率在全球排名约20多名,属于相当前段班的位置。平均每10分钟就有一对离婚,每天约150对离婚(2014年有近15万对登记结婚,但也有超过5万3千对离婚),而且,台湾的生育率是全球最低。

主要原因之一当然就是超长的工时,我们的平均工作时数是全球前三名。夫妻长时间没办法相处,感情怎幺会好?好不容易期待已久的约会时间,一通电话或一个LINE来,抱歉必须加班,失望和裂痕怎幺不会产生?同时,大家忙于工作,对于要不要生小孩、谁来照顾小孩、该怎幺分配工作时间和家庭时间等议题的分歧自然会产生。

除了工作环境的变化之外,整个社会加诸男女在婚姻当中角色的期待,跟高离婚率也脱不了关係。《经济学人》最近才刚调查了「全球女权工作指数」(对职业妇女的友善程度),日本、南韩是全球已开发国家的垫底。台湾常常不被包含进类似的调查名单中,因而逃过垫底的命运,但我们的状况比日韩都更糟糕,因为我们的传统思想的束缚没有比他们少,而且平均工时更长、实质薪资更低。

看看Selina的离婚声明,竟然要为自己「专注于工作」、「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贤妻」而道歉。我们可曾看过任何男性名人离婚原因是自己忙于工作、没有成为一个「真正的贤夫」?从没看过,因为这个社会还是觉得男性忙工作是正常的,而女性为了家庭及小孩而牺牲自己的前途,似乎成了理所当然。

最近,新科立委余宛如提案要取消「禁止带小孩一起到国会议场」的规定,结果她被整个社会炮轰赶快辞职回家。炮轰还在持续当中,而且据说打电话去各地民代办公室骂她的人又以女性居多,这其实就是弱弱相残的可悲例子。不正常的体制让许多人必须牺牲工作来带小孩,不然就是牺牲家庭时间,但当有人试着要改善些什幺时,这些弱势者却是去质疑为什幺我牺牲了你却不能一起牺牲,而不是想说改善了整个结构才有机会让大家不用再做牺牲。(延伸阅读:想带小孩不用辞职回家)

看看社会上许多人的思想:男性单身立委在职期间成家(例子很多,例如谢国樑)是恭喜他脱离黄金单身汉的行列,女性单身立委当选之后「与友人出游」就叫做不认真问政。男性政治人物「交(女)友」广阔是风流和海派的展现,女性的话就算单身,谈个恋爱都不可以。还有,女性不结婚或晚婚叫做「国安危机」,但是男性就不会怎幺样。

对了,在整个社会与经济结构扭曲的状况下,台湾的虐童案数目也是一直增加中,不仅发生的频率增加,受害年龄也愈来愈低;同时,家暴案件通报数目也是居高不下。但我们却不曾看到像「护家盟」这样的团体出来讲什幺话,而是把无数的金钱和人力投入反对同性恋。(这些离婚的人,虐童的人,以及家暴的施暴者全都是异性恋,都是所谓「神圣婚姻」的杀手,为什幺如此大力捍卫婚姻的团体不出来做点什幺呢?)

还有大家到处可以看到捐款箱的像是什幺「青少年纯洁协会」,主要都是叫大家要「守贞」、告诉大家性是骯髒的,最后也只是强化了女性应受约束的传统观念。但说也奇怪,这些团体却从不在意两性关係的经营,似乎只要婚前不跟人上床,婚后就是王子公主过着快乐的日子,一切没问题了。

那些大声嚷嚷着要守护家庭价值的政治人物,有的人「假离婚」来避开利益迴避条款(像是花莲傅国王跟太太假离婚,让她可以当副县长。而这位太太现在还当上了国民党的不分区立委);有的人搞婚外情(例如薇阁吴)。至于有些刻意表现出理性中立价值,避免在重大政策表态的人,又往往以沙文心态居多,例如人气超高的素人市长随时都在讲出歧视的话语。

不婚、晚婚、没有能力生和养小孩,以及被压榨的劳工和扭曲的社会结构,这是最货真价实的台湾危机。

有没有解方?可能有,但是改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(绝非办理徵文比赛、口号比赛,或者是现金式的津贴发放)。改善托育制度,以及减少变态扭曲的长工时,才是根本解决超低生育率及高离婚率之道。与此同时,改造大多数人沙文主义的思考模式,似乎是更重大的任务。

注:一般来说,离婚率的比较常会用「粗离婚率」来算,也就是每千位人口的离婚对数(总离婚对数除以总人口,再乘以1000)。台湾在亚洲排名数一数二,跟香港、南韩、哈萨克等地差不多。比我们高许多的目前查到印尼,中国的数据也比台湾高一些,但有些国家暂无资料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